ag官方是真是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 > 正文

广东省惠东县朱友富一手遮天!横霸天下!

新闻周刊新闻周刊 2018-12-21 22:21 200

  惠东县平山街道黄排村委书记兼主任朱友富利用职务便利,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勾结贪腐、渎职公务人员大肆非法侵吞集体资产,贪污征地补偿款,犯罪数额达上亿元人民币,朱友富利用手握村委会印章,巧设名目,以权谋私。凡要到村委盖章者,都应向朱友富交纳50-10000元人民币的所谓村委办公费。对涉及到土地买卖协议要盖村委印章的都需向朱友富交纳5000-10000元不等的办公费。这些所谓的办公费用都落入了朱友富等人的个人腰包里。自惠东环城南路建设通车以来,黄排村的地价不断上涨,寸土寸金变成现实。朱友富身为党员村干部,明知政府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村集体土地转让给非本地村民实属违法行为,但为了赚取巨额的“办公费”而大开绿灯,自行贪污。朱友富通过内外勾结的方式,大肆侵吞集体所有的土地,侵贪数额十分巨大。
  朱友富自92年担任黄排村委书记以来,村干部均是朱友富一手提拔的亲信,都以朱友富唯马首是瞻。像蔡观顺、周桂林(外地人)等一帮黑恶势力便孕运而生。朱友富在惠东县独霸一方,黑白两道通吃,村民一直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
  环城南路开通后,富了朱友富及其亲信。朱友富将村集体土地私自卖给开发商,侵吞土地征收补偿款、青苗补助款,农户却是分文未取得相关的补偿。1992年8月18日,朱友富利用手中职权并勾结部分官员将本村禁山地段58亩及老盐行地段88亩集体土地私自买卖给惠东县盛业发展公司,并将几千万补偿款私吞。村民分文未得 ,更让人不可思议是,上述两块土地闲置足足18年后,竟然于2010年将该地块土地办理了国土使用权证,可想而知朱友富在惠东县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在这起案件中,审批权限存在严重违法行为。朱友富通过人脉取得惠东县政府作出的批复超过70亩,远远超过了其审批的权限,朱友富伪造其他村干部签名,侵吞巨额征地补偿款等违法犯罪行为。朱友富还大肆占有村集体的其他土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集体土地通过隐密的方式进行私卖外地金主。以黄排圆山仔地皮住宅档口为例,朱友富通过蔡观顺(蔡观顺系外地人,非本地村民)进行私卖住宅档口地皮获得非法利益则近1600万元人民币。朱友富直接或间接占有的房产达到数十处之多,价值达数亿元人民币,更为明目张胆的是,原本批准建村委会办公使用的土地而被朱友富变卖用于合作建房,朱友富因此分得多套房产。近几年,朱友富甚至将黑手伸向学校的教育用地,原本用于黄排小学运动场的教育用地,而被朱友富用于建小产权房,每当孩子们在过道做早操时,家长们都怨声再道,学校更是无可奈何。当时学校也向上级部门反映,但都无果而终。而朱友富因此,发尽横财,几百套小产权房现已售出,尽落入朱有富腰包,实属发子孙后代的财。朱友富还将原本在79至81年期间分田到户给村民的各家基本农地卖给开发商或外地金主。村民在完全不知情且未取得分文补偿的情况下进行,当买受方向村民收地的时候,时常会引发村民冲突。如果村民出面阻止,朱友富便利用当地警方力量,更有甚者在2014年底,朱友富怂恿派出所把十几岁上学的小姑娘以聚众扰乱社会治安为由进行关押十几天。父亲王凤明便与村委和收地者进行理论,被派出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关押了十几天。因此,全家人包括王凤明夫妻及两个小孩都被关进了看守所,一关就是39天,家里的土地便被朱有富强行侵吞。还被扣上其是黄排村“村霸”的帽子,可笑之致。
  朱友富的非法霸占王凤根家多处农地。由于王凤根坚决反对,朱友富便指使社会黑恶势力上门威胁,同时以系“村霸”进行打击报复,乱扣帽子。使得王凤根全家在财产上和精神上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我们认为朱友富身为党员村干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占集体财产,侵吞征地补偿款,数额十分巨大,事实非常清楚。
  在中央誓打老虎苍蝇的反腐政治氛围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倡导依法治国国策开局之时朱友富身为党员村干部演绎涛声依旧的腐败行径,实是藐视中央权威,更是对党中央权威的挑战,作为国之公民的我们无法漠视及容忍,今借此平台控诉,望广大网友关注。

热门文章